高手心水交流7群 人民日报记者揭秘“任仲平”背后的故事
作者:admin   发布时间:2018/1/17 1:30:01    8次浏览

高手心水交流7群 人民日报记者揭秘“任仲平”背后的故事

高手心水交流7群

  访谈全文  【卢新宁】:各位网友下午好!今天的主题是讲任仲平背后的故事,本来任仲平是个集体项目,报社几乎所有编辑部门都参与过,说任仲平背后的故事,应该有更合适的人,挨砖头也应该有更合适的人,但谁让我们都是专业做评论的,任仲平项目组长、我们报社社长就命令我们出征。社长同志非常重视网络,尤其重视强国论坛,他也知道我们此行必将经历拍砖考验,因此安慰我们说,今天主要是两个目的,一是交流,二是求教。

征求网友对我们的意见和建议,有批评很正常,说明人家对我们有期望。

不置一词才是最可怕的。  所以,我们今天一小女子一刚成年人,决心为推进人民日报评论事业引火焚身,呵呵,虽然点亮自己也未必照得亮别人。

请各位不吝赐教。  【范正伟】:各位网友下午好!很高兴能有机会在这里和大家交流、学习。

我们都知道,强国网友一直以来以提问尖锐、言辞犀利著称。所以来这里之前,我们已经做好了挨板砖的准备,希望大家不吝赐教。我们一定认真总结挨砖经验,回去后进一步改进我们的工作。任仲平是一个创作集体,是人民日报重要评论的谐音  [三鹰战吕布]:请问任仲平的创作机制是?  【卢新宁】:任仲平是一个创作集体,基本可以归纳为“七八条枪、七上八下、七嘴八舌”。  “七八条枪”,指的是一种组织架构。“任仲平”成员来自全报社,有社领导,有部主任,有资深记者、编辑,也有入社不久的年轻人。大家各有专长,平时各忙各的,任务一召唤,便跨部门选人组合,项目负责制,任务完了就散。所以任仲平从来就不是一个人的产物,而是集体智慧的结晶。像获得总书记批示的《筑起我们新的长城》一稿,有来自6个部门9个同志参加。《论三贴近》有7个部门13同志参加。  “七上八下”,指的是一种工作标准。大家精心、精致、精当,一稿、二稿、三稿,最终定稿,期间必经若干反腐,以至推倒重来,直到所有人都觉得“还行”。成稿时,往往已脱胎换骨。比如,《筑起我们的长城》,改了9稿,结构多次调整,段落再三修改,文字反复斟酌,题目是倒数第二稿才改定的。今年获得中国新闻奖的《走好全国一盘棋》,写了近两年,初稿4万多字,改了14稿。去年获中国新闻奖的《长征,迎着民族复兴的曙光》,改了11稿。  “七嘴八舌”,指的是一种民主风气。在“任仲平”内部,即便对社长、总编辑发表的意见,无论职务高低、资历深浅,谁都可以表示不同看法。这样做,有时是为了文章框架,有时是为了主要观点,有时只是为了一个字词或标点的用法,实在统一不了,甚至会通过“票决”的方法来定夺。  [绑架真理]:请问嘉宾,你写评论文章为什么不敢署真名?  【卢新宁】:任仲平是人民日报重要评论的谐音,它的写作是有很多人参与的,所以不可能署哪一个人的名字。任仲平是职务行为,是为报社代言。我们自己写评论都是用自己的真名,表达个人观点。  [卜算子咏梅]:我很想知道,任仲平如果对于一些你们不熟悉的事情进行评论,会不会请教专家学者,或者你们不是也有自己的智囊团?  【范正伟】:不懂的东西我们找专家、借外脑。《再干一个二十年—论我国改革发展的关键时期》这个题目是根据胡锦涛同志在“两会”期间参加政协一个联组会上说的“要认清关键两个字”而确定的。为了写好文章,首先是把胡锦涛同志等中央领导同志关于关键时期的论述,集中整理出来,认真学习。又召开了有关学术领域一流专家学者座谈会,请他们谈关键时期。在此基础上,起草组的同志进行了比较深入地学习讨论,而后再进入文章写作。  今年获中国新闻奖的《走好全国一盘棋》,上海分社的四位同志起初稿,确定了“促进区域协调发展,是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的重要组成部分”这一主题。为此,写作小组几乎将有关文件和书籍搜罗殆尽,分头找了十几位专家求教,开了3次研讨会,形成的第一稿长达4万多字。  [美到象猪妹妹]:请问人民日报社论是评论部写的吗?  【卢新宁】:人民日报社论是评论部写的,评论部在人民日报主要负责的工作有几项:一是人民日报重大社论,包括评论员文章的撰写,还有编辑三个言论专栏,人民论坛、人民时评、今日谈,还参与任仲平文章的写作。党报在关键时刻失语,就是失职  [封还是不封?]:评论员嘉宾:这些年写过什么反映民间疾苦的文章没有?  【范正伟】:这些年来人民日报对社情民意、对社会热点事件,甚至群体性事件都是很关注的。比如黑砖窑事件、华南虎事件、绥德校长签字案、西丰进京拘传记者等等,比如关于“华南虎”事件我们就先后发表了五篇评论,其中卢主任自己就亲自写了三篇。  【卢新宁】:从2004年开始,人民日报之所以在视点新闻版开设人民时评新闻时评专栏,就是为了主动回应社会热点,关注群众关切。在此之前,人民日报并没有一个对于新闻事件发表评论的栏目。遇到社会热点事件,一般的做法是“不参与炒作”,但近些年来,报社领导认为,党报在关键时刻失语,就是失职。面对群众关切的热点事件,面对跟群众利益直接相关的问题,作为党报,如果不置一词,不予评论,实际上是一种漠视和短视,长此以往,将因此丧失社会公信,自甘边缘。必须正视舆论热点,参与社会讨论,才能谈得上影响社会舆论。  这些年像小范说的那样,我们对很多热点问题不回避,主动介入,而人民日报也是非常重视这个栏目。往往是报社老总亲自审稿,打虎的几篇时评,西丰事件司法如何介入,黑砖窑事件如何善后等评论都是在报社的支持下刊发出去的。当然我们做得还很不够,回头再看还有很多应该做的题目没做,已做的也应该能够做得更好,我们会继续努力。  []:请问卢姐姐,如何看待“时评正在成为一种脑残文体”,以及时评多、作用不大的问题。  【卢新宁】:我注意到在南方一家报纸上发表的一篇言论,我很欣赏这篇文章的一些幽默、智慧,甚至尖利的表述,但我并不特别同意他的观点。

我觉得这些年来时评作为一种文体遍地开花,在互联网和传统媒体上形成了一种评论热潮,这是舆论环境开放、公民意识觉醒的表现。

从社会影响的角度来看,我觉得新闻时评不仅是新闻从业人员必须掌握的一种能力,更应该是现代公民利用大众传播进行的一种意见表达。

人民日报评论部前辈80年代就曾经提出过,人人都应该学写评论,这是发展社会主义民主的需要。

也许在发展的繁荣下时评确实存在着各种技术上的问题,但从有益于社会进步的角度,我们还希望时评能容纳更多的观点,即使这些观点既不深刻也不敏锐,即使这些评论并不能解决思想和现实的问题,但它能够成为更多公众表达意见的渠道,这就是值得肯定的价值。

  【范正伟】:可以说在过去的一年里,我们经历了诸多大事难事,也见证了时评进一步普及。

互联网扩展了人们的表达空间,时评则把这种表达提升到一个新的层次。

  从华南虎事件,到抗震救灾,再到奥运会残奥会,许多人拿起手中思考的笔,带着时代的体温,加入到时评的行列,他们之中有专家学者,也有草根阶层,但无论是谁,大家都在严肃地表达着诉求,认真地行使着权利——更重要的是,在这一过程中,一批善于表达、敏于思考的普通公民正在浮升起来,一个更加平等、更加多元的话语格局正在形成,而这恰恰是社会进步的重要表征。

  在此,我希望能有更多的人拿起自己的笔,去记录变革中的激荡风雷,去推动当代中国的文明进步。

高手心水交流7群相关链接:高手心水交流7群 高手心水交流7群 高手心水交流7群 香港六合拳彩开奖